颇尔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颇尔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当宇通客车MBO以拍卖途径出笼汤玉

发布时间:2021-09-10 13:16:55 阅读: 来源:颇尔滤芯厂家

宇通客车MBO以拍卖途径出笼 汤玉

导读: 由董事长汤玉祥领衔的宇通客车MBO,终于以拍卖途径出笼 历时两年半,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宇通客车MBO,终于有了最后的结果。 宇通客车董事提高技术水平和核心竞争力会13日刊登公告,中国登记结算公司已于1月5日将宇也做好1些相干的了解通集团1年多来持有 ...

由董事长汤玉祥领衔的宇通客车MBO,终于以拍卖途径出笼

历时两年半,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宇通客车MBO,终于有了最后的结果。

宇通客车董事会13日刊登公告,中国登记结算公司已于1月5日将宇通集团持有的2350万股国家股,变更为社会法人股。也就是说,由21名自然人等组成的私营企业上海宇通及其控股子公司宇通发展,完成了对宇通客车国家股的收购,成为宇通客车的实际控制人。

公告当天晚上,平时不愿在媒体前多露面的宇通客车董事长,也就是这次收购方两家公司的董事长汤玉祥先生,接受了采访,并就市场敏感的问题,直接作出了回答。

我不忌讳MBO

:经历了两年半的波折之后,上海宇通,或者说宇通客车高管中的大部分人员,终于取得了对宇通客车的控制权,对此,你最想说什么?

汤玉祥:上海宇通和宇通集团之间的法律关系理顺了;我可以给838名职工一个交代了;以后企业的发展就会更加顺畅了。

:如果说这次收购就是MBO,你忌讳吗?

汤玉祥:谈不上忌讳,但有一点必须说明,我们不是MBO,和MBO不一样。上海宇通有21个出资人,他们只是838名宇通客车员工出资人的代表。我认为不管是MBO,还是职工持股会收购, 只要对企业发展有利,对国民经济有利,交易合法公平,都可以去做。问题在于如何把它规范好,监督好。事实上,这类收购在江浙、广东一带二三年前就开始做了,青岛、上海、西北等地也在做。从2001年改制以来宇通客车的发展情况来看,郑州市政府当时的决策是非常正确的。

:你能告诉我用这样的方式收购宇通客车的真实用意吗?

汤玉祥:就是想把企业做好,把产业做大。我们不搞资本运作,我们与德国公司的合作,我们收购其它一些企业等,都是为了整合客车产业。收购国家股,最先并不是我们提出的,是因为第二大股东郑州第一钢厂有困难,要卖股,引发当地政府让国有资产全部退出宇通客车的设想。郑州市政府先后对数家有收购意向的公司进行了洽谈和实地考察,几家有收购控股意向的受让方,没有一家是从事汽车制造经营的,均为从事资本运作的机构,无专业能力和诚意围绕客车这一主业做大做强。在这种基础上,我们才在市政府的推动下走向前台。实分别是角度区域、扭矩区域、速度和峰值区域;全自动式分为3个区域际上,实行产权制度改革,让员工持股,将极大地激发起职工的积极性,为企业的发展注入强大的动力。

这不是贱卖

:有人说这次收购贱卖了优质国有资产,以致于郑州市财政局迟迟不肯交付股权或返还转让款,你认为呢?

汤玉祥:在宇通客车,国有资产得到保值增值,这是不争的事实。国家当初只投入570万元,现在拿到了1亿多。我们在2001年提出收购方案时,国有股、法人股的市场转让价格普遍较低,而我们的价格是最高的。宇通集团2003年11月30日净资产是1.28亿元,评估价是1.5976 亿元,拍卖成交价是1.65亿元。如果这是贱卖,那什么价格不是贱卖?

宇通客车是一个不错的企业,但客车产业竞争十分激烈,风险也大。当地政府国资部门决定靓女先嫁,退出股权,自有道理,不然也不会卖。

至于交付股权的拖延,完全是因为手续的缘故。国家股转让不是郑州市说了算,要财政部批。由于政策法规的不完善,财政部无据可依,迟迟不给答复。为了股权的事,河南省副省长都亲自去过财政部,当地政府不想给是不成立的。

:社会上对你们这次收购行为似乎贬大于褒,你认为是人们的观念或心态有问题,还是你们的行为方式欠妥当?

汤玉祥:他们只看到问题的一方面,如果站在推动国家经济长远发展的角度,从做大做强企业发展的角度,从经营者负担着巨大的债务和经营压力的角度看,他们就不会再说什么了。

借助拍卖是无奈之举

:最终通过司法途径完成收购,你想到过吗?这一招很绝,也很有效,你想说说其中的感受吗?

汤玉祥:从没想过,我们也不愿意这样做。走到这一步,纯粹是无奈之举。这事一直拖着, 总不是回事。企业无法发展,职工的钱投了两年了,总得有个交代。我的真实意思是无论是还钱还是给股权,我们总应当落一头。钱已经足额支付两年多了,且金额高达一亿。这些钱是包括经理层在内的838名员工多年的储蓄,是血汗钱,老这么悬着,怎么跟838名职工交代?两年来,加上利息也不是小数目,再拖下去,员工也不会再答应了,拿自己的血汗钱押了两年多,再押下去,风险太大,让你干不干?万一职工出现不安和不良情绪,800多名员工闹起事来,怎么办?

:证监会对公司1999年年报财务造假进行了处罚,这使得人们对公司高管人员的品行乃至以后的收购行为发生质疑,这如何解释?

汤玉祥:这个事我错了,我认罚。但请注意是披露造假,所有者权益并没有减少,目的是为了配股。因为年底时上市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很高,不符合配股要求。这个假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如果在12月31日前就预见到这些问题,完全可以用清还银行贷款和偿还供应商货款等形式避免调整。当然,这个错今后我们不会再犯了。

:上海宇通是个私营企业,注资1.6亿多元,收购宇通客车也需要1.65亿元资金,你能说明一下个人资金的来源吗?

汤玉祥:上海宇通21名自然人股东背后是宇通客车838名员工,他们的资金一部分来自积蓄或私人借贷,另一部分来源于2000年4月1294万股职工内部股的上市流通,若按当年股票均价17.27元计算,全部变现可筹集资金2.23亿元。我名下出资为3000万元,其中自己拿出200万元现金,借了800万元,另外还向机构投资人借贷2000万元。借款利息是5.31%。

:信托与MBO似乎总有着不解之缘,中原信托的第二大股东会不会最终也会由你们取而代之?

汤玉祥:这跟我们没关系。这是中原信托自己的事。

安徽西服订制
安徽西服订做
安徽西服定制
安徽西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