颇尔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颇尔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滴滴想念顺风车回归问题何解2陈中源宇宙-【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18:21 阅读: 来源:颇尔滤芯厂家

柳青的认可来源于顺风车的高速发展。2015年,上线不到1个月,滴滴顺风车入驻11个城市;不到2个月,滴滴顺风车已经覆盖了137个城市。这样的成绩让原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颇为自豪。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上线后3个月的时间,我们就做到了出租车

柳青的认可来源于顺风车的高速发展。2015年,上线不到1个月,滴滴顺风车入驻11个城市;不到2个月,滴滴顺风车已经覆盖了137个城市。这样的成绩让原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颇为自豪。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上线后3个月的时间,我们就做到了出租车几乎用两年才完成的成绩。”

顺风车的高速发展一方面来源于滴滴的大举补贴,另一方面来源于滴滴平台原有的海量流量。一位参与过顺风车早期业务的滴滴前员工对燃财经表示,顺风车和专车、快车在司机端的重合率非常低,但在需求端重合率非常高。一位顺风车车主称,自己以前用嘀嗒,后来迁移到了滴滴平台上,“滴滴平台订单多,很快就可以找到一些顺路程度比较高、时间上比较接近的乘客。”

2017年末,滴滴顺风车日均订单量达到200万,顺风车乘客数超过3000万,覆盖城市达到351个。

这样的速度让顺风车成为仅次于快车、专车的第三大产品线。“GMV(订单成交总额)最大的是快车,占比85%,其次是专车,最后才是顺风车。”陈宏告诉燃财经,“从订单量来看,快车是千万量级的,而专车是百万量级别的,顺风车仅为滴滴平台日订单量的十分之一”。

但顺风车却是滴滴最赚钱的业务。陈宏介绍,整个2017年滴滴出行只有两个部门盈利,一个是顺风车,一个是代驾,“顺风车2017年有8个亿的净利润,代驾有1个亿。”也就是说,顺风车是滴滴内部唯一规模化盈利的业务。

顺风车为何能够先于单量更大的快车、专车快速盈利呢?据财经杂志报道,最初滴滴顺风车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后来滴滴悄悄开始对每笔订单抽取5%-8%的服务费。现在的规则是,同一城市范围内,每笔订单收取10%的服务费,跨城顺风车每笔收取5%的服务费。

“因为司机盈利诉求不强,平台不需要补贴,不需要买车,成本非常低,虽然抽成比例大约仅5%-8%(远低于快车的20%-25%),但顺风车也是赚钱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燃财经。

2018年年初,有报道称:滴滴预计2018年其主营业务将实现盈利,净利润有希望接近10亿美元,公司整体“微赚钱”。

而顺风车是其中关键。

滴滴“示弱”

盈利的计划没有实现。

顺风车安全事故之后,2018年年底,滴滴曝光的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公司持续巨额亏损,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

钱都花去哪里了?程维表示,2018年全年滴滴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2018年上半年在对乘客和司机的补贴奖励上的投入达117.8亿元,已经达到2017年全年的65%。

一位出行行业资深分析师告诉燃财经,“出行是一个双向匹配密度的行业,而且是瞬时匹配,要快速地起量,高频、单价又低,补贴能够让网络密度瞬间起来,司机端和乘客端双向涌进来许多人,而且人越多体检越好,其他大部分行业则没有这个逻辑”。

在高额的补贴下,滴滴订单量快速增长。2015年底,滴滴订单总量仅为14亿单;2017年底,滴滴订单总量74.3亿单;2018年,滴滴的日订单量是3000万,照此计算订单总量约为109.5亿。对于还没有盈利的滴滴来说,GMV、订单量的持续增长给了投资者想象空间,滴滴的估值从2015年年中的165亿美元到后来最高达到560亿美元。

滴滴融资历程,燃财经整理

即便如此解释,滴滴的巨额亏损依旧让人不解。2017年滴滴补贴司机181亿元,平均每单补贴2.43元;2018年滴滴补贴司机113亿元,平均每单补贴1.03元,补贴越来越少,亏损却越来越多。

滴滴给出的财务数据中,并没有写出109亿亏损到底净亏损还是运营亏损。甚至有人认为,滴滴一次性计提了投给ofo的钱。

不仅外界不解,连滴滴内部员工也觉得不可思议。“感觉内部现金流是充裕的,而且现在要发展的AI和无人驾驶都需要花很多钱,况且去年下半年快车停止补贴,也已经盈利了。”一位滴滴员工告诉燃财经。

同时,滴滴做出了裁员过冬的姿态。2019年2月15日上午,滴滴月度全员会上,程维宣布公司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更早一点,滴滴宣布2018年高管没有年终奖。

一位滴滴内部员工告诉燃财经,目前为止滴滴已经裁掉了六七百人,“单车不做了,裁掉40%,外卖不做了,裁掉40%,其他部门可能比例就少一点”。这样的局势下,整个公司内部人心惶惶,“大家都害怕被裁掉,我们觉得还会有第二波大裁员”。

此外,有媒体报道显示,顺风车部门的裁员比例达到20%,原来人数是700人,也就说要裁掉140人左右。

有人认为滴滴高调宣布亏损、裁员的真实意图在于“示弱”,博取同情,最终目的则是希望恢复顺风车。

顺风车回归难题

滴滴求变。

去年9月7日,滴滴成立安全指挥部,程维任组长,柳青任副组长。“现在程维亲自盯着各个部门,每周每个部门有一小时的工作汇报时间”,一位滴滴员工告诉燃财经。

不仅如此,滴滴已经取消了增长目标。过去,每个事业部总经理都有自己的考核目标,安全只是其中一部分。如今,安全已经成为了这家公司最重要的任务,“听说程维给高管定下的今年的KPI里面有0死亡率”,上述员工说。

2018年12月5日,滴滴发布员工邮件,宣布组织架构升级。滴滴发布的全员信开头提到,为了落实安全是第一用户价值,任命集团安全事务部负责人王欣为首席出行安全官(Chief Safety Officer),向程维(Will)汇报。

事实上,滴滴的CXO级高管数量很少,明面上有CEO程维、总裁柳青、CTO张博,而在这次调整中同时任命了三位CXO,涉及安全的就有两位,足见滴滴对安全的重视。

3月15日,滴滴进一步升级安全管理组织架构,任命原地方事务部负责人庞基敏为集团安全与政府事务部高级副总裁,公司对安全的重视程度进一步提高。

更重要的是,去年年底的调整成立了网约车平台公司和车主服务公司。“拆分的每个环节都可以单独上市,而且一旦安全出了问题,可以追责网约车平台公司,不会影响其他部门。”上述员工表示。

治性功能障碍疾病

哪家医院治妇科炎症好

本溪男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