颇尔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颇尔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收藏在艺术与投资之间的钟摆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43:51 阅读: 来源:颇尔滤芯厂家

当代艺术的收藏究竟是为了个人喜好,还是为了投资?艺术水准和利润回报,我们一般考虑哪个多一些?应该怎样看待作品收藏在当代艺术产业链里的重要作用?如何看待中国的当代艺术品流失海外?你是否有过回购它们的想法?

编者按:收藏家年会、全球艺术品收藏论坛……在寒冷的深秋,关于艺术收藏的话题却达到白热化,说到艺术品的流通,收藏是一个重要的环节。如何在喧嚣的艺术市场冷静地对待收藏,如何建立一个健康有序的市场机制,是我们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不是靠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完成的,需要艺术市场各个环节的参与者共同完成。以下各位艺界名流的分析,期望能引起收藏者的思考。

在可能的情况下建立我们自身的机制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王璜生

作品在机构收藏里面跟产业有关的,我不太清楚,我觉得作为机构收藏也好,作为国家收藏也好,都是非常重要的环节,而且这个环节不仅仅是保护艺术的物资,同时也为提升一个机构、或者一个区域、一个国家文化的形象,而起到重要的作用。

目前对于国内各大美术馆来说,当代艺术收藏是比较少的,普遍是传统的、现当代的收藏量比较大的,但是这么多年大家也在做出努力,因为大家普遍知道中国的当代艺术是官方美术馆应该努力争取的,而且建构这样的收藏体系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所在做这方面的努力,至于回购的问题,我想暂时从我们的角度或者其他公共的博物馆来说,没有这种打算。

多年来我进行收藏工作,特别深刻地感受到这几个问题。第一,普遍的收藏机会是非常非常有限的,能够主动做收藏的可能性非常小。第二,缺乏收藏的长期规划性和系统性。美术馆在这方面还是比较缺乏。第三,对产品的把关,还有收藏的有关规则不够严谨。由于各种原因,比如资金,很多时候产品把关方面还是有一定问题,包括收藏委员会的建立、规制化的运作等等。第四,中国是一个人情的社会,有些东西关系到捐赠,关系到没有一定的资金,关系到国家美术馆的收藏等等,这可能也会产生一些产品把关方面存在的某种人情的问题。

艺术水准和利润回报都很重要

韩国北村美术馆 田润洙

我收藏作品,首先是因为我喜爱艺术品,尤其喜欢具有学术价值的、稀少的艺术品,不过说实话利润回报也不能不考虑。所以我决定收藏某个作品之前不仅会考虑它是否符合我的审美观,还会考虑未来升值的余地。艺术水准和利润回报这两个都是很重要的。

我认为收藏家和经纪人在作品的宣传和流通方面起着很重要的作用。若是没有收藏家和经纪人的活动,世界上将有很多作品难以见光,甚至在完全不知道作品价值的人手中结束命运。虽然已经有很多作品通过各界优秀的学者认真研究得到了学术上的肯定,但是作品的宣传、流通不应是学者的工作,而是收藏家和经纪人的事。

保护并发展自己国家的文化遗产很重要,但是时代变了,现在是“地球村”时代。我认为光保护自己国家的文化遗产的想法是落伍的。我觉得那些作品并没有流失,而是与别的国家共享并宣传自己国家文化遗产的瑰丽。只要是优秀的作品,无论来自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我都愿意收藏。

什么时候都是做艺术的时候

纽约陈锦芳美术馆馆长/“为人类而艺术”基金会执行长 侯幸君

我从不卖顾客想要的,而是引导他们去买应该买的,经纪人的思想、修养、人生观,艺术家的履历、背景这些都很重要,艺术投资与回报需要有艺术史的依托。收藏家需要有专业知识,买家与收藏家不能混淆。艺术水准是基础,我当然更注重投资回报,这是一个长久的事业,现在不单我在做收藏,我也在培养我的儿女做收藏。首先选出画家,同时找到画廊,如果经纪人同时是画廊老板的话,画廊的定位就很重要,选择的时候除经济利益外也是代表着你对修养、价值观,和对美术史的认识。

中国的艺术界不合作现象严重,山头很多。美国的画廊有明确的分类,做当代的、现代的、原始的,都有明显的特征。相反中国的画廊太杂,让人看不懂;专家讲着很不专业的话,美术馆展示租来的作品,画廊却做着美术馆的工作;Art Fair跟国外的一样要价——攀比的心理太严重!他们不知道不应该比谁最大,应该比谁最久!中国的当代艺术与社会是脱节的,太注重功名利禄对艺术有害无益,艺术家对社会是有责任的,作为一个艺术家需要有使命感,艺术史从来就不是有利害关系的人写的。全世界的画廊都有怪象,全世界的拍卖会都有作假,而不只是在中国。要让社会尊重艺术界,首先艺术界自身必须要有严格的规划,艺术界不规范,还会有艺术产业吗?

作为一个艺术经纪人,需要不断进修提升自己,需要有国际观,什么时候都是做艺术的时候,金融危机不应成为一个借口,其实贫穷是最大的财富,因为不受商业的干扰,一个好的画廊,是应该可以保护艺术、成就艺术史的。

最终对公众是有益的

美国大都会美术馆现当代艺术收藏部主席 盖瑞•丁特罗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从1880年开馆之初就非常注意收藏和展示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我们和当代艺术家的关系非常复杂,我们90%以上的西方现当代艺术作品是别人捐献的,只有不到10%是我们购买的。

艺术品的购买收藏,在这方面大都会博物馆没有专门的采购政策,但是在过去25年的策展经验当中,收藏的方法各种各样,有的收藏方法之间是彼此抵触的,并不能够通用共用。

谈到当代艺术,更加符合逻辑的做事顺序是由我们经纪人去发现当地艺术家的作品,我们再向收藏家推介,有时候是可以和策展人或者是艺术批评家或者艺术家群体结合的。有的作品或许在多年以后才能够确定值得被收藏,多年以后才做出购买的决定。在这方面私人收藏家们没有委员会,没有官僚机构,他们更加灵活敏捷,可以自己来决定买卖,可以自己去不断精炼他们的收藏系列。

如果有私人收藏家,我希望你们继续做好自己的工作,而且在这样做的同时,应该有一个认识,就是你的工作最终对公众是有益的。

应该向海外大量输出中国优秀的当代艺术品

边缘之边当代艺术基金发起人/当代艺术收藏家 赵庆

特别喜欢的作品我会留着,大部分藏品以后会卖掉。回收的资金会再投进去。艺术水准当然是第一位的,好东西永远都是好东西。利润回报可遇不可求。我不做投机,只按自己的财力和眼力选作品。

首先得弄清楚收藏的概念:是永远性收藏还是投资性收藏。真正的藏家看到好的东西会永久性收藏,藏品不再进入流通渠道。这是真正学术意义上的收藏。这样的藏家不多,一要有钱,二要有品位,三要有社会责任感。这样的藏家是在收藏艺术史或文化遗产。投资性收藏其实就是个生意,区别只是时间和数字而已。但这种藏家数量多,他们是产业的基础性支撑,对于产业的推动较之前者影响更广泛。买卖的次数和人数多了,市场就活跃。

我收藏只能依靠自己的眼睛。在美国的十几年也接触了很多搞艺术的,从没听说过美国人哭着喊着要回购优秀的美国当代艺术品。全球化的时代,除了国家主权,其他的都可以自由流动。艺术品进入市场后就具备了商品的属性。我倒觉得应该向海外大量输出中国优秀的当代艺术品,就像办孔子学院一样,这没什么不好。

收藏具有美术史定位的艺术家作品

台北大趋势画廊负责人 叶铭勋

我个人并没有收藏作品,不过画廊有收藏作品,因为画廊若要长期地、永续地经营下去,有两个很重要的部份,就是定期的展览策划及作品的收藏。收藏的部份,是以艺术价值为前提,并不会考虑到一定要回收多少利润,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若高,未来的市场价值其实就会跟着水涨船高,所以收藏具有美术史定位的艺术家作品,才是收藏的原则。

画廊一定要走在产业走向的前端,去引领一个新的走向,不管是展览也好或是收藏作品也好,都要有这种概念。比方说,当没有人敢收藏当代影像或是录像作品时,博物馆或美术馆甚至是重要的画廊若起头收藏,在市场便会扮演着领头羊的示范角色。许多收藏家其实对新的艺术媒材多半会有一些考虑及顾忌,若有指标性的收藏家、画廊、美术馆典藏某位艺术家的作品,会增加其他人收藏的意愿。

所谓的市场是一直在流通的,只要是好的艺术作品,市场价格低于它的价值,不管是在哪里,都会吸引藏家的购藏,当然我们亦秉持上述的原则处理。

在中国拥有画家全面的作品,意义不一样

厦门宏宝斋/北京798宏艺术中心负责人 张宏

我原来从事当代水墨的个人收藏,收藏的都是展览作品,还有一些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作品,比较大件的,比如台湾刘国松、刘庆和、钟孺乾、聂干因、周邵华,他们的作品都是著录在很重要的个人画集里,现在最主要收藏的是杨培江、雷子人等名家。

我从事画廊的目的,第一是我偏执自己喜欢的作品,我在收藏的过程中,会考虑到作品的未来性,极具投资价值,那就更有意义。艺术水准高,回报就高。艺术水准高的可能需要等,这里面有个时间关系,比如5年、10年或者20年以后,这两者是不矛盾的,甚至是一种孪兄妹的关系。

我的画廊主要代理的画家是杨培江。拥有他非常全面的作品,意义就不一样了,我个人认为有这么几个方面:第一是为社会当代艺术留下了一个非常丰富的财富,另一方面当代艺术家的精品留在中国能为后人节省更多的时间、精力、财力欣赏到这些作品,第三是我觉得有一种自豪感,中国有很多当代艺术家的作品都在国外,若精品能留在中国,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好的艺术应当是人类共有的财富

高地画廊负责人 林冻

中国的艺术发展需要结构性调整,可以在一些方面借鉴西方某些成功经验,建立企业赞助、国家减免税等优惠政策来滋养文化艺术,我们的艺术想立足世界,一定是政府、艺术机构和艺术家的共谋与默契。逐步地向良性迈进,才会有好的收藏环境和艺术市场,才会有真正有品质的收藏家,才能合理地建构艺术产业链。

艺术收藏这个话题近年很热,尤其是所谓当代艺术的收藏,个中滋味,可谓甘苦冷暖自知。从宏观来看,我们的艺术市场还处在初级的培养阶段,绝大多数中国的收藏家还是以投资盈利为目的,其实也无可厚非。收藏是需要文化积累的,随着趣味的渐续提高,判断标准会随着发生变化,如果是为了利润回报,那么准确的判断选择才是重要保障。

艺术收藏确实需要雄厚的经济实力,有能力收藏顶尖的艺术作品无疑是一件令人快慰的事情。好的艺术应当是人类共有的财富,国内国外,不管在谁的手上,只要能保护好,传于后世就好,狭隘的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都是不必要的。

“流失”不是一件单纯的负面的事

存在画廊负责人 张敏

我的收藏目前是纯粹的个人喜好行为,在购买艺术品的时候我很少考虑利润回报,我会购买符合自己的审美观,能够打动我的作品。作品收藏是支持当代艺术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藏家是靠自身眼光、经济实力,靠着藏品来证实他的参与。收藏家的收藏取向是对当代艺术价值观的表态,这对艺术家、对画廊尤为重要,甚至对拍卖行、博览会都非常重要。他表达了对艺术家、作品、风格、题材的关注与认可,这都会大大影响艺术家的创作、画廊的经营,甚至引发对一个区域、一个国家的整体对当代艺术的关注。

我觉得“流失”这个词并不是一个特别准确的描述,而是一个非常复杂很多综合因素在其中的现象。这里面经济实力、藏家的审美情趣、收藏意识、艺术经营机构的成熟和完善,都在起作用,我相信在一段时期之内相当多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还将继续被海外藏家或艺术机构收购,但这并不是一件单纯的负面的事,这同时也在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将来当代艺术品的回购将是一个投资新亮点

秀瓷当代画廊 负责人 胡惠君

我个人也有些小收藏,一方面是个人爱好,而另一方面就可以把它看成是一种艺术投资了!当你购买的作品价值随市场的形势稳步上升的时候,你会很开心!作品被收藏在当代的艺术的产业链里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买就是创造,当你买,你就创造了当下的当代艺术市场!

我们现在离主流市场确实还有段距离,只要是真正优秀的艺术品,自然最终会流入中国,这将是未来艺术市场的“蓝筹股”,这也表现了发展中的中国,处处有生机!

目前的中国当代艺术品不算是流失海外,而是被国际认可。在将来,当代艺术品的回购将会是一个投资新亮点,这个板块中必将诞生一群新生力量,亚洲藏家以及内地新贵们有望在此处“开花”,真正跻身国际收藏领域。

印花服务批发

邻甲苯胺

拧紧机价格

厨用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