颇尔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颇尔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津山民为何要绕道北京蓟州大岭后村路陡难行

发布时间:2021-01-08 20:36:28 阅读: 来源:颇尔滤芯厂家

天津北方网讯:驾大型重载车去自己镇里区里市里卖水果,却要背道而行,先去北京平谷,然后再绕道回天津。这样的尴尬事,就发生在蓟州区许家台镇大岭后村。

蓟州区许家台镇有个名唤“大岭后”的美丽山村,为高山大岭所阻隔,出山难,进山难,世世代代空守着美景佳果,困在这岭后深谷里。多年来,村民开车去南边的镇里区里,往往先奔北边的北京平谷,然后再寻路绕回天津。这一绕,往往就多走数十公里,多耗一个多小时。半年多前,蓟州区投入一百多万元,劈山填壑硬是修了这条2公里多的水泥山路,从村头连上了国道高速。村民欢喜,村民感激。作为村路,足够宽阔。可是,当村民开车上路奔生计的时候,才发现这条路太陡了。大客车大货车和那些动力稍差的车辆,根本就没力气爬上这道大岭。休说雪天,即便秋冬路上结层霜,大家都不敢开车上路。开重载车或是遇上霜雪天,村民出山依然还得绕道北京。没路盼路,路通了依然难行。这让大岭后村民好不郁闷。

端午节前,记者从津蓟高速公路莲花岭出口下来,右转宝平公路,前行几十米拐上一条山道,就驶上那条让大岭后村民爱恨难舍的村路了。记者驾着一辆SUV,一开始力道还足,越往上走越觉吃力。这时一辆轿车从山上下来,司机说“别往上走了,越往上越陡,我开一半就掉头了。”说话间记者再踩油门,平时动力强劲的SUV竟打滑了。而从山上开摩托下行的村民,不但握紧了刹车,还不时双脚拖地,唯恐刹车不住,一头栽下山去。坡陡谷深,着实让人心惊胆寒。

许家台镇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眼看着村民出山难,我们也着急呀。如果按规划修路,涉及的部门会很多,资金需求会很大,程序也会很繁琐。可村民实在等不起了,我们蓟州区只好筹资100多万元,先把这条路修通了,先让大岭后村民能出村。”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说,小轿车行驶最大坡度应在20―30度,SUV行驶最大坡度应在30―35度。重载车、大客车行驶的最大坡度应比小轿车还要低。据相关负责人说,大岭后这条路最陡处坡度足有40度。怪不得记者开着SUV,还在这条路上打滑了呢。

“上级政府确实为我们村老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大岭后村党支部书记孔祥利告诉记者,“我们去镇里区里方便多了。要是这条路没这么陡,啥车都能进出,那可就更好了。”

孔祥利指着漫山满沟的果树说:“一点儿污染都没有,谁尝了我们的果子都叫好。可大车子上不来,只能用‘三蹦子’往下运。还不敢多装,载重3吨的车,走这坡路只能拉一吨。”前车之鉴,记者在进山路上,确实看见过一辆摔碎的农用三轮车,“陈尸”于路边山坡上。

“年年收成好,可要往外运,那就忒难了。”孔祥利说,“有时我们还得借北京的路绕一大圈,才能到镇里区里卖。多耗好多时间,多花好多运费。”记者在村里绕了一圈,发现村尾的路就与北京相连。在分界碑那边,北京大岭后村的山路明显宽阔平整许多。两地发展的不协同,在这里显而易见。

政府做了好事,大岭后山民感激之余依然焦灼。盘山身后的大岭后,是个奇妙去处。山村孤悬京津冀交界处,竟遭三省市三分天下。于是在这方寸之地,一村分三省。北京平谷、河北三河、天津蓟州都有一个大岭后村。一声鸡鸣三省醒,一声犬吠三省惊,一呼村名三省应。蓟州大岭后村总共110户人家,却散居于7000多亩大山中40多条山沟里。一条几公里深的山沟,往往只有一两户人家居住。岭秀林茂,谷深泉冽,果香花艳,不染尘埃,实乃一处绝佳旅游休闲地。

困居岭后深谷,眼看着那些颜值大逊自己的村子大搞农家院,大发旅游财,可直到今天,蓟州大岭后还没有一家农家院,还没有吃上一口旅游饭。村民心急难耐。孔祥利说:“有人听说我们这里风景好,可开车一来就给吓跑了。还是不敢走这条路,一绕就绕北京去了。我们自己来了客,还得领到北京大岭后农家院去吃住呢。要是这条路好走了,我第一个开农家院!”眼睁睁看着各路财神擦门而过,大岭后村民能不眼红心急吗?

这条2公里多山路的尽头,连着的是宝平公路和津蓟高速。挣破这一小截发展瓶颈,大岭后村民进京只需40分钟,南下天津只需一个半小时。大岭后离世界很近。大岭后不该被世界遗落。

眼下,蓟州区、许家台镇有关部门都在为大岭后这条路谋划着。该镇负责人告诉记者,如果把这条路修到任何车辆都能平稳进出,需要巨额投资。尽管财力不足,他们也会尽快想办法,力争尽快解决大岭后村民出山难题。他们还会把这条路跟北京那边的路连上,真正做到区域间协同发展。(“津云”―北方网编辑曲璐琳)

那位民工的独手之爱

我送给妈妈的礼物

我的口头禅